蜕 变
  • 文章来源:
  • 作者:
  • 发布日期:2019-08-28
  放暑假时,9岁半的女儿对我说:“妈妈,等我上完英语补习班,送我和弟弟回老家跟外公外婆吧!”


  我看着她那稚嫩的脸庞说:“你确定要回老家?”


  “嗯,回老家可以陪外公,还能帮喂鸡、煮饭。放心,我会照顾好弟弟和自己的……”她一本正经地回复着我。


  我的老家在西林县的一个小村庄,不必说那满园的沙糖桔,也不必说那可亲可爱的家人,单是父亲养在后院的那些鸡鸭、小狗等小动物就足以让他们姐弟俩兴奋。看着女儿坚定的表情,我高兴地答应她。


  老家离县城一个小时的车程,母亲来县城帮我照顾孩子,老家是父亲一个人在。临行前一晚,我认真给两姐弟收拾行李,睡衣、鞋子、暑假作业、零食,生怕漏装了什么。其实,有时候不是说孩子离不开父母,更多的时候是父母离不开他们,我就属于这一类。8月5日,丈夫请了半天假把婆孙仨人送回老家的。我问丈夫:“你回来,儿子哭吗?”“怎么可能,老家那么多孩子一起玩,开心得不行。”听到丈夫的回答,我心中也多了些许安慰。


  “你今天有乖乖吃饭了吗?还有记得帮妈妈监督姐姐做作业?”这是我每天晚上的“必修课”。喂鸭、吃早餐、和小表姐玩耍、偷拍小狗宝宝的呆萌样等,各种图片、视频时不时出现在我的微信里,这些都是姐弟俩从“前方”发回来的最新“战况”,我能感觉出他们对这一切是有多热爱、多喜欢。


  我无数次想像过我和儿子的见面场景,想像他可能会快速地跑过来投入我的怀抱,亦或是他大声地喊我妈妈……但都没有。8月9日,星期五下午下班后,我迫不及待地往老家赶,想早点看到已经分别5天的孩子们。我下车后,发现坐在沙发上看《熊出没》的儿子,他静静地看着我笑,也不出来迎接。我快速地走向他,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,问他:“想妈妈不?”他说:“想是想,但是诺诺没哭。”8月14日过节,下班后我们回老家吃晚饭,第二早赶回来上班,那时他还在睡梦中。早上10点多,手机“叮”的响了一声,我利用时间空隙拿起电话,是他用外婆的手机发来的语音:“你去哪里啦?”语气里有些失落,是他早上起来没有看到我的失落。


  “我回公司上班了。”我回他。


  很快,他又发来一条语音:“你怎么能偷偷回去上班呢?我起床找不到你,心情很不好……”


  我很无奈,却并不觉得他粘人:“好,周末妈妈就回去陪你。”


  等我们再次离开老家回去上班,他在车窗边挥挥手跟我们说再见。比我想像中的要坚强、独立,我还以为他会耍赖皮跟上车。想到前一天晚上,他撒娇挨着我睡,还用柔软的小手拉着我的手说:“妈妈,你赶紧睡,不要害怕,有诺诺保护你。”孩子真的是长大了,长成小小男子汉了。


  15天,姐弟俩虽然晒黑了,但身体更结实了。


  15天,虽然弟弟偶尔会撒撒娇,但独立自理能力进步了。


  15天,虽然还是会调皮,但姐姐学习的自律能力更强了。


  15天,姐弟俩偶尔还会说几句老家的壮话了。

右江日报链接:http://epaper.bsyjrb.cn/yjrb/html/2019-08/28/content_28667.htm 
  • 地址:广西百色市西林县迎宾路035号邮编:533500电话:0776-8668881
  • 传真:0776-8668881xltnj8881@163.com
  • 备案号:桂ICP备16009569号-1百公网安备 45103002000108号 技术支持:柳州智慧星网络科技
  • Copyright 2012 © 广西桂水电力股份有限公司西林发电分公司. All rights reserved